快捷搜索:  as+and+x=x

纵暴派政客疯狂表演如戏子沦暴力帮凶

文|周春玲全国政协委员

喷鼻港公夷易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早前被法庭裁定「煽动他人犯"民众,"妨扰」及「煽动他人煽动"民众,"妨扰」罪成,仁慈的法官斟酌她刚做完脑部手术,以身段缘故原由免予监狱之苦。但在立法会复会的第一日,她呈现在"民众,"的视野中,却是中气实足地率否决派向传媒颁发了的「控诉」喷鼻港警察、声讨特区政府的谈话。她时而眼眨泪光,时而慷慨煽惑感动,戏分很足,不愧是一个曾经生动在话剧舞台上的角儿。然则,政客终归是政客,演出术掩饰笼罩不了她的真面貌。

喷鼻港从反修例风波发生至今,4个多月以来,所谓的示威者采取的暴力行径越演越烈,每到周未以及"民众,"假日,市夷易近不敢上街购物,不敢相约喝茶聚会,喷鼻港以前的不夜城已经变成了一座逝世城。喊一声「我是中国人」就会有生命危险,就会被黑衣人街头「私了」用刑;有中字头的商铺就会被砸烂不得翻生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悔恨?是谁在挑拨蒙昧的年轻人走上街头搞港版「颜色革命」,把他们推向人生的不和?陈淑庄对此可谓不闻不问,以致还要昧着良心声讨止暴制乱的正义气力。试想一下,假如喷鼻港一天没有警察,否决派人士被不有名的暴徒追打,谁可帮你查案?轻细用点光阴,看看网上的暴乱新闻,常常是政见不合的市夷易近被打得头破血流,假如否决派继承纰谬暴力说不,不与社会气力一齐遏制持续暴力,那么否决派便是这场暴乱的帮凶!

滥觞:喷鼻港文陈诉请示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